无障碍阅读
|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警务资讯

警务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警务资讯

坚持源头治理,加快形成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格局 创建“枫桥式公安派出所”活动综述③
作者:办公室发布时间:2019-11-26 16:47浏览(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畅通和规范群众诉求表达、利益协调、权益保障通道,完善信访制度,完善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联动工作体系,健全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和危机干预机制,完善社会矛盾纠纷多元预防调处化解综合机制,努力将矛盾化解在基层。

秋日的浙江诸暨枫桥,天朗气清人和。

1963年提出“捕人少、治安好、矛盾不上交”到如今的“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发端于枫桥镇,形成于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发展于改革开放时期、创新于新时代的“枫桥经验”,在推进新时代社会治理创新中结出累累硕果。

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是“枫桥经验”的核心所在。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如何进一步实现“矛盾不上交”,考验着公安机关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公安工作会议上强调,要积极预防、妥善化解各类社会矛盾,确保社会既充满生机活力又保持安定有序。

法治、德治、自治相融合,共建、共治、共享相统一。

在“枫桥式公安派出所”创建活动中,全国公安机关和广大公安民警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坚持源头治理,常态化开展矛盾纠纷排查化解,积极参与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格局,依靠群众,就地化解矛盾纠纷,努力做到“矛盾不上交”。

源头治理——努力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强调,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加强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把我国制度优势更好转化为国家治理效能。

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强调,要始终坚持专项治理和系统治理、综合治理、依法治理、源头治理相结合,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不断提升公安机关社会治理的能力和水平。

福建漳州,新时代“漳州110”精神的发源地。

在“枫桥式公安派出所”创建活动中,漳州市公安局创造性地将新时代“枫桥经验”与新时代“漳州110”精神相结合,推动以“止于未发”为目标的矛盾纠纷化解工作格局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今年7月召开的漳州市城乡社区网格治理现场会上,一套依托城乡社区网格治理“2+N”模式暨“社区(乡村)110”的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模式铺开。

这一模式中的“2”即“二员”,是指城乡社区的网格员和民警(辅警);“N”是指治安巡防队、法律援助队、志愿服务队等若干支专门队伍。他们专司采集基础信息、收集社情民意、排查整治安全隐患、排查化解矛盾纠纷、宣传政策法律法规、代办公共服务等职责和任务,组成城乡社区综合治理的一张大网,实现“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的目标。

强化源头治理,突出源头治理。

在北京,户籍派出所设立治安、民间纠纷联合调解室,协调司法行政机关选聘人员进驻联合调解室,与派出所民警合署办公、联动调解,该措施落实以来共调处化解各类矛盾纠纷10.4万起;

在天津,建立“公调对接”工作机制,明确在派出所、社区(村)警务站建立人民调解室,推进治安调解、人民调解、司法调解对接联动,该机制实施以来共化解各类矛盾纠纷5.2万余起;

在湖北,以“大抓基层、大抓基础”为导向,全面开展“万名民警进万村(社区)入万户”活动,排查各类矛盾纠纷7.8万余起,该活动开展以来共发现处置苗头性治安问题2.5万余个。

如今,排查发现矛盾纠纷已成为派出所一项重要的常态工作。各地公安机关及早发现、积极干预、多元化解,努力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

多元格局——完善矛盾纠纷化解机制

201510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七次会议强调,要着力完善制度、健全机制、搭建平台、强化保障,推动各种矛盾纠纷化解方式的衔接配合,建立健全有机衔接、协调联动、高效便捷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

在浙江诸暨,以“老杨调解中心”为主,诸暨市公安局枫桥派出所联合枫桥镇综治中心,通过警务站调解室,发起成立村企调解会,全面发动志愿者参与,建立起“专业调解攻克疑难问题、联合调解化解矛盾纠纷、驻村指导预防矛盾隐患”的三级社会矛盾预防化解机制,打开了多元共建新局面。

目前,诸暨市公安机关已发动1200余个社会组织参与化解矛盾纠纷。调解志愿者联合会、“枫桥大妈”互助协会、乡贤联合会等社会组织,涉及乡村治理、文明建设、行业自律等方面,成为多元共建的重要力量。

《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必须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

社会组织是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的合作者,是社会和谐与秩序稳定的推动者。

在党委、政府领导下,公安机关联合相关部门,全面发挥法治、自治与德治的作用,发挥社会组织效能,有效解决社会多元化利益诉求、多元化解矛盾纠纷。

在浙江,公安机关积极完善多元化解矛盾纠纷体系,组织开展大走访大排查大化解行动,创新完善“警调衔接”“警律联调”“交调对接”“拘调衔接”等机制;

在甘肃兰州,公安机关立足社区,带动社区干部、网格员等基层力量,将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

在贵州余庆,公安机关联合综治、司法、法律服务组织等力量,多渠道、多方式化解矛盾……

今天,人民调解、行政调解与司法调解相结合的多元化解机制在全国各地落地生根,变身为各地化解矛盾纠纷的“金钥匙”。

群众路线——丰富矛盾纠纷化解力量

警力有限,民力无穷。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把“枫桥经验”坚持好、发展好,把党的群众路线坚持好、贯彻好,充分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群众,推进基层社会治理创新,努力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

在“枫桥式公安派出所”创建活动中,各地公安机关积极践行群众路线,不断丰富和充实矛盾纠纷化解理念,充分调动群众力量参与矛盾纠纷化解工作,夯实了矛盾纠纷化解工作根基。

在浙江,公安机关紧紧依靠群众,充分发动群众,完善多元化解矛盾纠纷的“警调衔接”机制。

如今,在公安机关引领下,一个个人民参与、群众发力的基层治理组织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为促进社会安定和谐贡献着温暖的力量。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放眼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推动多元化解矛盾纠纷,妙招迭出。

在江苏,泰州公安机关整合社会资源,理顺公调关系,建立联动联调机制,建立“和事佬”“老娘舅”“老党员”等个性化调解队;

在宁夏,银川市公安局兴庆分局新华街派出所依据不同区域治安特点,依托富华、长信社区党组织,成立拾城塾警务综治中心,创新“三点一中心”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倾力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平安建设“共同体”。

……

坚持群众路线,才能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才能更加有效地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和安定有序。


来源:公安部网站

分享到:
0
欢迎进入广西百色公安局网站!
 
 
进入编辑状态